_Cuy_

辣鸡文手和画手,有懒癌/瘫

p2原图
白黑白无差但个人比较偏向于白黑√

【摄殓】Forget me not


√不是刀子!绝对不是!
√尽量不ooc了,如有ooc致歉

=======

「这里...是哪呢?」
「我在哪?」
「我该去哪呢?」

他看见了那有着一头好看黑发的人,他的身躯有些微微抖动。
饶至那人面前,那黑发的人依旧是带着口罩,只不过他的眼角却有些泛红,那黑发人正在给他面前棺材中银发的人化着妆。

那银发人周身包围满了花瓣与花朵,他闭着眼睛,只像是睡着了一般。而这位入殓师此刻正在帮他画着妆容。
「卡尔?」
「卡尔先生不要哭啊」
银发人看着从卡尔眼角滑下的泪水,顿时慌了。

抬起手,踏了一步上前想抱抱这个哭了的人。但触碰到他的一瞬间,他的身体穿过了卡尔的身体

「诶?」
「这是,,怎么回事?」
约瑟夫望向棺材中的人,很熟悉,这人,很熟悉。垂眸凝视了棺材中的人一会
「是谁呢...?」
约瑟夫沉思着
「卡尔先生,我想询问一下,他是谁呢,为何会如此熟悉?」
约瑟夫想不出来,只能询问卡尔,但是那人像是没到他的话,只是默默的帮那人化着妆,加上默默掉泪。
「卡尔先生为何不理我呢?是我哪儿做的不好让先生生气了吗?」
约瑟夫面颊泛上了些许悲伤,随即便靠近了那人,抬起一只手在他面前晃着
「卡尔先生不要生气呐,若是我做错了什么先生只需和我说就好了」

.......

依旧没人回答,此刻卡尔也突然起了身。
因为不喜与活人接触并且讨厌喧闹的地方,住的屋子后方便是一片小树林。他走出了房间,此刻房屋之外没有屋内那般明亮,黑色的夜空不免增加了些许压抑的气氛,皎洁而明亮的月光照射下来,地面泛起些许的光亮。
卡尔向着树林中漫步去,没有噪音一切都是如此安静,只有他他在草地上而发出的沙沙响而在草丛中飞翔的萤火虫为这树林加上了一层微弱的光亮 。

树林中央有一块石头,而月光正好照射在了那,伊索向前走去随即坐在那石头上,对着月亮伸出了手。
而约瑟夫也只是静静的跟在那人身后,他依然知道卡尔并不喜爱吵闹,此刻卡尔不理自己了,约瑟夫担心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此刻向前走去坐在人身旁看着他对着月亮伸出手

“约瑟夫先生...”
可能是过久的工作未有说话,伊索的声音泛有些许沙哑。
「卡尔先生有什么事吗?」
听他唤着自己的名字,猛然回头看向他,等待了半天却还未听见人说出下文。

不知等了多久那人终于再次开了口。
“我..想你了”
「卡尔先生我也很想你」
“约瑟夫先生,若是可以我想将勿忘我赠送与您,因为它的花语是:要记得还有一个我永远守护你”
那人的说出这串话后声音又一次的泛上了些许哽咽
“好,能够被伊索先生所守护自然是我的荣幸啊”

由此他们“两”个人,在月光下聊了许久。直至卡尔原路返回随后昏沉睡去。

约瑟夫却怎么也睡不着,所幸再次凝望了伊索的面容随即便在这熟悉的屋中闲逛,饶到了自己的画室看着自己画板上画的那睡着时的卡尔,不禁笑了一下,抬手想将还未画完的那一处补上,但是他却触碰不到笔,和触摸伊索一样,只是穿过了他们。
约瑟夫只好晃了晃脑袋斜过眼瞄到了自己所挚爱的相机,本想着定是触碰不到的,结果却是没想到,非但没有穿过他,这次是真真切切的触碰到了。
抚摸了相机一会,突然有一阵风吹来,摆放在桌子上的纸张被吹落在地上,约瑟夫向那走去,想要将纸张捡起
「果然还是触碰不到啊」
他只然低头看着纸张上的字

【姓名:约瑟夫
——
——
——
——
因抢救无效
     ——死亡】

中间的字并未有被认真的看进眼中,而最后那加大的粗子难免让人忽略。
那银发的人此刻愣在了原地

「我,死了?那现在的我又是谁?」
「那我为什么会还存有意识?」

似乎是不相信一般,再度走到相机前,本是一向爱惜他相机的约瑟夫此刻居然一时没控制住力道,指甲在那之上流下一道很浅的白痕,启动了相机自己则站在相机前

“咔嚓”

相机发出了声音,随即照片从一旁落下,约瑟夫捡起了照片,图像中没有自己的身影,扭过头一看照片上映入的只是自己身后的场景罢了。

脑子中有些昏沉,踉跄的踏向卡尔的房间,随即困意上涌了些许,没稳住身躯随即倒下了,本就透明的身体此刻变得更加透明了些许。

「啊啊,要...消失了吗?」约瑟夫使用最后的力气撑起身躯,深情的看着自己那没有安全感而蜷缩起身的恋人,最终俯下身在人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眼角不自觉滑下一滴眼泪,随即便消散了。

〖我的卡尔先生,若来世还可以再次相见那么我将会赠予您桔梗花。而桔梗花的花语便是——真诚不变的爱。〗

=======
伊索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抬眼看着窗外传进的阳光,看着一旁空无一人,顿时开始有些害怕。内心存有一丝侥幸一般的,认为那人绝对是在画室。随即便匆匆上了楼打开了画室,那画室相比屋内要明亮不少,伊索用手遮了遮眼随即看见了背对着自己的那人正在画着他的画。

余光看向一旁的相机上面居然有留下梦中被约瑟夫指甲所划出的白痕,一时有点害怕那个梦是真的,而自己面前在画画的那个人而是幻影,身体在思考之前快速向那人跑去,随即抱住了那人。那银发的人似是被突然抱住惊了一下。
“卡尔先生..怎么了吗?”约瑟夫将笔放下随即让人坐在自己怀里随即抱住他
“约瑟夫先生,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伊索眼角再次有些许泛红。
“梦中你离开了我,,很怕,怕先生离开”卡尔顿时不说话了,他不想讲梦再次叙述一遍,因为那个梦他不想再次回忆。
“我不会离开卡尔先生的,将会永远陪伴在先生您的身边。”

约瑟夫安慰似的吻了吻那人的眼角将他眼角的泪珠吻掉随即是鼻尖慢慢的吻到那人嘴唇。

安静的画室,两人相互拥吻着

〖我将爱你至永世,就如同千日草的话语一般——永恒的爱〗

画不出杰克的万分之一好看,哭辽

摸了个奈布,有点吃藕,表情包挡挡
私心杰佣,占tag致歉。

【杰佣/摄殓】无题「r18/ABO」

双AO
两辆车√
已交往√
我尽量做到不ooc了
如有ooc很抱歉
微量道具play→杰佣
→摄殓
=====
https://m.weibo.cn/status/4272411157186321?sourceType=qq&from=1088195010&wm=9006_2001&featurecode=newtitle
链接不行走评论

占tag致歉
群宣
欢迎各位稀饭阴阳师的小可爱入群一起皮
群内开兽化性转等给各位增加乐趣
嗯,欢迎任何到来的小可爱
群内有cp向(暂时就是tag上的)
欢迎加入阴阳师语C,群聊号码:836317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