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y

狐行千里 龙巡千年(11)

「嘶....好疼」
李白开始打坐,将灵力聚集起来。
但似乎总被打断。
李白总感觉有千万根针在刺自己,过一会全身有有股燥热。
“小狐狸精,韩信那家伙有什么好的,别折磨自己了,快让哥哥我好好疼爱你吧~”
“.......”

过了很久,李白坚持不下去了,站了起来向龙族守卫走去....

“诶,小狐狸愿意放弃他了?快投入哥哥的怀抱吧!”

李白直径从他身边一步一步走去,走到他身后的水潭里,在那里继续打坐,冰凉的地下水让李白身上的燥热减轻了一些。

“啧,我很看好你的勇气,但你迟早坚持不下去。”

“狐狸!”
韩信惊叫着起来
“少主你醒了?”
“嗯,东皇太一,我怎么在这,我记得我.....嘶我....”
“嗯?”
“啧,头好疼。”
“少主既然头疼就别想了。”
“....嗯,那好吧。”

又过了很久,

「啊,好热,重言!唔....重言」
李白开始扯着自己的衣角。

「!」
「谁再叫我?是谁呢?」

「唔....重言,快来....」
“啧,磨磨唧唧。”
守卫向李白走去,把李白从水里拉了出来,之后开始把他的衣服扯开。
“你.....你......你!.....不要,,,重言,,,呜呜.....”
“放心吧,你的重言不会来救你的。”
“呜.....”
守卫将手伸进李白的衣里。
「不要!....重言!」
李白推开守卫,召唤出青莲剑,缓缓向守卫走去。
“啧,还反抗,可惜,你现在的力气,还不足以杀我啊。”
守卫向李白扑去,把李白扑倒在地。
将手缓缓伸向李白下身。

“不.....要!重....言!”
“喊吧,你就算喊破喉咙他都不会来救你的!”
“谁说的?”
“你问谁说....的.....”
“我再问一遍谁说的!”
“少主息怒!”
“呵,对白儿有非分之想的都得死!”(除我之外嘿嘿嘿)(作者:那我是不是要死了?QWQ你....你你你敢杀我我就让东皇强奸你信不信!)

韩信将守卫杀死后,向所在墙角哭的李白走去。
“走......开重.....言....救....我....呜呜”
韩信是第一次看到李白这样,十分心疼,缓缓走过去,抱着李白一直颤抖的身体。
“白儿,乖,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对不起,我们以后不分开了,好吗?”
“重.....言?....唔!”
(握草!白儿你别吓你老公我啊!)
“白儿!怎么了?!”
“东....皇太......一...解.......药.......”
“东皇太一怎么回事?”
“啊!那个,,,,是在下对不起您!”
韩信的脸色暗了暗。
“解药!”
“可.....”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属下....遵命.....”
东皇太一把解药给了韩信,
“白儿,来把药吃了,就不难受了啊。”
“唔....”
奈何李白不吃没办法,
韩信把药含在嘴里,之后附向李白苍白的唇,把药传了进去。李白的情绪安稳了下去。
“怎么回事?”
“臣.....”
“说!”
"......"
“明明我认识你比那个狐狸精早,可为什么你喜欢的不是我?!”
韩信呆了一下。
“.....没为什么,我们没有任何缘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我不服啊!什么都是他,你看到我连笑都不笑一下。一见到他,你就笑的比谁都灿烂。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就不爱我呢?”
“.....没为什么,我只喜欢白儿。永生永世,只喜欢他。”
“呵,那我试图让他与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你是不是要处死我啊?”
“不用,看在你我兄弟一场的关系我只会免去你的官职”
“.....臣....草民....遵旨”

"来白儿我们走了"
韩信抱着睡着的李白,往他额头轻轻一吻,便起身向卧房走去。
(东皇:妈的老子还看着呢!)

把李白安顿好之后韩信也就在李白身边睡下了。

第二天.....
"韩信!起来!"
"唔....怎么了,狐狸......大清早的哈啊~"
"我浑身酸疼怎么回事啊!"
"昨晚你忘了吗?"
"?"
"你还在说,哦好棒什么的啊~"
"口意!你!"
李白用力的领着韩信的耳朵
"疼疼疼!我昨晚没有上你啦!。"
"呼~"
" 反正迟早会有的 ....."韩信鼓着腮帮子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李白的脸黑的和非洲人(李白“你再说一遍”握拳“没没没,小的怎么敢!”)

相爱篇结束
还有我到底要不要去掉永生篇?
反正就是韩信把千年修行的内丹分了一半给李白,一篇可能几百字不到,算了还是更把。
(可以水了hiahiahia)

评论

热度(15)